• <menu id="souky"></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的建設 > 黨群活動
    黨史百人百事專欄第十九期——西安事變、繆伯英
    來源:新鄉平原國資綜合部     發布日期:2021-04-29    瀏覽次數:77次

    中國共產黨100周年大事記——“一二九”運動

     1936年12月12日,張學良、楊虎城在西安發動兵諫,逼迫蔣介石抗日,是為西安事變,亦稱雙十二事變。

     在西北擔負剿共任務的東北軍與西北軍厭惡內戰,力主抗敵,在全國抗日運動高潮的推動下和中國共產黨抗日統一戰線政策的影響下,兩軍領導人張學良、楊虎城主張聯合抗日。

    1619680267981709.jpg

     

    蔣介石于1936年12月4日飛抵西安,要挾張、楊:如不加緊 “剿共”,即將張、楊兩部分別調往安徽、福建,由中央軍進駐西北。張、楊力勸蔣介石聯共抗日,蔣加以拒絕。兩位愛國將領遂毅然決定實行兵諫。12月12日凌晨,張學良的衛隊進抵蔣介石駐地臨潼華清池,與蔣的衛隊交火。蔣聞槍聲,倉皇越后墻逃走,爬上山坡隱蔽,被張學良的衛隊搜索發現后捕獲。同時楊虎城部下將留居城中的蔣介石高級黨、政、軍官員陳誠等10余人拘押。張、楊于12日當即宣布取消“西北剿匪總部”,成立抗日聯軍西北臨時軍事委員會,張、楊分任正、副委員長。通電全國提出改組南京國民政府,停止內戰,釋放救國會領袖及一切政治犯,開放民眾愛國運動,保障人民集會、結社自由,實行孫中山遺囑,召集救國會議等8項主張。

     同時致電中共中央,要求派代表到西安共商團結抗日大計。西安事變發生后,南京國民政府中以何應欽為首的親日派主張進攻西安,借機擴大事態,奪取蔣介石的統治權力,進一步與日本妥協。英、美帝國主義及親英、美的宋子文、孔祥熙則希望事變和平解決,以維護蔣介石的統治地位和英、美在華利益。宋子文、宋美齡委托英籍顧問端納飛西安探視情況。16日,何應欽就任“討逆軍”總司令,并相應作了軍事部署,派飛機轟炸西安臨近地區。

    1619680316880048.jpg

     

    西安事變后蔣介石停止了“安內攘外”政策,迫使國民政府進行國共第二次合作,促成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建立。12月25日,蔣介石最后獲得釋放,事件得以和平解決,張學良陪蔣介石夫婦回到洛陽,后轉飛南京。事變的和平解決,推動了國共兩黨再次合作,實現團結抗日,中國由此實現了從國內戰爭到全國抗戰的偉大轉變。但蔣介石后來背信棄義,使張學良遭長期監禁,楊虎城慘遭殺害。


    西安事變歷史意義?

    西安事變后蔣介石停止了“安內攘外”政策,迫使國民政府進行國共第二次合作,促成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建立。西安事變的發生及和平解決,基本結束了長達十年的內戰,開始了國共兩黨第二次合作,進入了一致抗日的新階段,促成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建立,極大的鼓舞了中國人民的抗日熱情,奠定了全民族抗戰的基礎,成為由國內戰爭走向抗日民族戰爭的轉折點,成為時局轉換的樞紐。西安事變結束后,毛澤東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說:“我們在西安事變中實際取得了領導地位”。



    100位共產黨人的故事——繆伯英1619680343211079.jpg


    繆伯英(1899年10月21日-1929年10月)女,湖南長沙人,中國共產黨第一位女黨員。


    1899年10月繆伯英出生于湖南長沙縣清泰鄉一個貧苦知識分子家庭。父親繆蕓可受維新運動的影響,主張興辦新學,致力于“教育救國”,尤其重視婦女教育問題。父親的開明意識,給幼時的繆伯英創造了良好的讀書條件。

     

    1920年初參加了北京大學馬克思學說研究會。同年11月,繆伯英又參加了由李大釗組織的北京共產主義小組,成為中國共產黨的第一個女黨員。

     

    1922年下半年,擔任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女工部負責人,深入豐臺、南口等地,在工人和他們的家屬中宣傳馬克思主義。同年8月,繆伯英遵照黨組織的決定,開展黨外聯合戰線工作,負責籌備北京女權運動同盟會,推動婦女爭取政治和經濟上的平等權利。

    1619680400155428.jpg


    1923年2月,繆伯英參與領導了京漢鐵路北段的總罷工,在罷工遭到北洋軍閥政府的血腥鎮壓后,秘密主持編印了《京漢工人流血記》等宣傳品,揭露軍閥政府殘害工人的暴行。為避開北洋政府的追捕,繆伯英按照黨組織的安排回到家鄉湖南。


    1924年6月,繆伯英回湘后,受聘為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師范學校附小主事(即校長)。又任黨內要職,并參與湖南省進步婦女團體——省女界聯合會的領導工作。


    1926年,北京發生“三一八”慘案,繆伯英組織湖南婦女,主持召開追悼北京死難烈士大會,并以“湖南婦女追悼北京死難女烈士大會”的名義,發出通電,呼吁驅除軍閥、廢除不平等條約、實行民族革命,以告慰烈士英靈。“五卅”運動爆發后,繆伯英已臨近分娩,卻終日奔忙,指導各校女學生成立了“女子宣傳隊”“女子糾察隊”“女子募捐隊”等,夜以繼日奔走于大街小巷宣傳愛國與革命。

     1619680458745928.png


    1927年8月,繆伯英、何孟雄奉調上海,在殘酷的白色恐怖中開展地下工作。由于長期清貧而不穩定的生活,繆伯英積勞成疾。


    1929年10月繆伯英因突發傷寒病,送醫搶救無效,生命垂危之際,她對丈夫何孟雄說:“既以身許黨,應為黨的事業犧牲,奈何我因病行將逝世,未能戰死沙場,真是恨事!孟雄,你要堅決斗爭,直到勝利……”年僅30歲的繆伯英,告別了她未竟的事業,溘然辭世,時年30歲。

    一年半以后,何孟雄也遭叛徒出賣,同另外23名革命志士被反動派秘密槍殺于上海龍華,史稱“龍華二十四烈士”。他們的兩個孩子于戰火中走失,下落不明。

     

    繆伯英的生命只有30個春秋,但她用生命書寫了中國共產黨第一位女黨員的壯麗“春秋”。同時,她也充分證明了婦女解放的一個規律,只有民族獨立、階級解放,才有婦女解放。






    国产午夜福利短视频
  • <menu id="souky"></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