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souky"></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的建設 > 黨群活動
    黨史百人百事專欄第十五期——遵義會議、陳奇
    來源:新鄉平原國資綜合部     發布日期:2021-04-15    瀏覽次數:104次

    中國共產黨100周年大事記——遵義會議

    遵義會議是指1935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貴州遵義召開的獨立自主地解決中國革命問題的一次極其重要的擴大會議。是在紅軍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和長征初期嚴重受挫的情況下,為了糾正博古、王明、李德等人“左”傾領導在軍事指揮上的錯誤而召開的。

    1618477949678985.jpg

    遵義會議會址


    遵義會議是中國共產黨獨立自主解決黨內重大問題的開端,在極其危急的關頭撥正了中國革命航向。遵義會議后,中央紅軍在毛澤東等領導指揮下,邁開鐵腳板,忽東忽西,“四渡赤水”靈活地變換作戰方向,迂回曲折地穿插于敵人重兵之間。1935年5月,紅軍渡過金沙江后北上,徹底擺脫了幾十萬國民黨軍隊的圍追堵截,取得了戰略轉移中決定意義的勝利。

    中央紅軍第五次反“圍剿”的失敗和長征初期紅軍力量遭受的嚴重損失,引起了廣大干部和戰士對王明軍事路線的懷疑和不滿,紛紛要求改換錯誤的領導。同時,在長征途中毛澤東對執行王明軍事路線的一些領導同志做了耐心細致的工作,使他們很快覺悟過來。在這種情況下,為了總結第五次反“圍剿”的西征軍事指揮上的經驗教訓,根據黎平政治局會議的決定,毛澤東、張聞天、王稼祥等領導同志的努力促成下,紅軍占領遵義后,1935年1月15日至17日,在遵義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

    1618478006370064.jpg

    會議中圖片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義召開擴大會議。參會人員有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張聞天、秦邦憲、陳云、彭德懷等人。會議著重總結了第五次反“圍剿”失敗的經驗教訓。首先由博古作關于反對第五次“圍剿”的總結報告。他過分強調客觀困難,把失敗原因歸之于反動力量的強大,而不承認主要是由于他和李德壓制正確意見,在軍事指揮上犯了嚴重錯誤造成的。接著,周恩來就軍事問題作副報告,指出第五次反“圍剿”失敗的主要原因是軍事領導的戰略戰術的錯誤,并主動承擔責任,作了誠懇的自我批評。同時也批評了博古和李德。張聞天按照會前與毛澤東、王稼祥共同商量的意見,作反對“左”傾軍事錯誤的報告,比較系統地批評了博古、李德在軍事指揮上的錯誤。

    1618478067458001.jpg

    參會人員


    毛澤東接著作了長篇發言,對博古、李德在軍事指揮上的錯誤進行了切中要害的分析和批評,并闡述了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戰術問題和今后在軍事上應采取的方針。王稼祥、朱德、劉少奇等多數同志也相繼發言,不同意博古的總結報告,同意毛澤東、張聞天提出的意見。會議最后指定張聞天起草決議,委托常委審查,然后發到支部討論。會后,張聞天根據與會多數人特別是毛澤東的發言內容,起草了《中央關于反對敵人五次“圍剿”的總結的決議》(簡稱遵義會議決議)。這個決議,在中共中央離開遵義到達云南扎西(今威信)縣境后召開的會議上正式通過。決議明確指出,博古、李德以單純防御路線代替了決戰防御,以陣地戰、堡壘戰代替了運動戰,是第五次“圍剿”不能粉碎的主要原因。決議充分肯定了毛澤東等在領導紅軍長期作戰中形成的戰略戰術基本原則。據《紅軍長征史》記載:遵義會議一共開了三天,氣氛緊張激烈,發言的聲音很高,每天總是開到半夜才休會。

    1618478199826034.jpg

    遵義會議會址


    在遵義會議陳列館里的油印文獻中,有一份會議作出的《中央關于反對敵人五次“圍剿”的總結的決議》,內容包括總結失敗教訓,增選毛澤東為政治局常委、取消長征前建立的軍事指揮“三人團”、決定北渡長江創建新的根據地等決議。遵義會議是在中國共產黨同共產國際中斷聯系的情況下,獨立自主作出一系列重大決策,標志著中國共產黨在政治上走向成熟。

    遵義會議后,中央紅軍四渡赤水,巧妙穿插于敵人重兵集團之間,取得戰略上的主動。此后茍壩會議上,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以討論的方式決定成立由毛澤東、周恩來、王稼祥組成的軍事指揮小組(也即新“三人團”),負責指揮全軍的軍事行動。茍壩會議后,毛澤東親自指揮紅軍三渡、四渡赤水,擺脫了數十萬敵軍的圍追堵截,取得了戰略轉移中具有決定性意義的勝利。

    1618478272749214.jpg

    挽救命運的遵義會議


    照搬理論寫不出自己的歷史,復制別人的模式開辟不出自己的道路。遵義會議的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之偉大,核心要義正基于此,正如毛澤東所說:我們認識中國,真正懂得獨立自主,是從遵義會議開始的?!斌w現著獨立自主、實事求是的遵義會議精神如今依舊熠熠生輝,不但照亮了中國過去的革命道路,也指引著中國未來的發展道路。

    遵義會議親歷者、革命元勛劉伯承在《回顧長征》里寫道:遵義會議精神傳達到部隊中,全軍振奮,好像撥開重霧,看見了陽光,一切疑惑不滿的情緒一掃而光……


    遵義會議解決了什么問題?

        遵義會議集中解決了自己的路線、方針和政策方面的問題,遵義會議的意義是:

        遵義會議結束了王明“左”傾冒險主義在中共中央的統治,確立了以毛澤東為代表的新的中央的正確領導。這次會議是中國共產黨第一次獨立自主地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解決自己的路線、方針和政策的會議。

        它在極端危險的時刻,挽救了黨和紅軍,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標志著中國共產黨從幼年達到成熟。


    100位共產黨人的故事——陳奇

    1618478325578863.jpg

    陳奇

    陳奇(1910——1956),男,河南羅山人。1930年參加紅軍,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0年至1934年,歷任紅四軍三十九團戰士、三十六團班長、九軍二十五師師部排長、新兵營長、二十七師營教導員。

    1910年出生于羅山潘新店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父親陳以安早逝,母親楊氏帶兄弟三人生活,陳奇為老三。因為家貧無地,所以佃旱地三斗、水田一斗半以為生計,三兄弟均當雇工維持生活。因家里窮,陳奇沒有上過學, 10歲起即開始當雇工,給人放牛、種田。

     

    1930年,中國工農紅軍來到陳奇家鄉潘新店發動群眾,開展土地革命。當時羅山縣多數農民沒有土地或有少量土地,少數地主占有絕大部分土地,貧富差距懸殊,階級矛盾尖銳。陳奇參加了共產黨領導的鄉農會,赤衛軍,以及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活動。之后又在家鄉參加了紅軍,走上了革命道路。當紅軍離開潘新店后,陳奇的兩個哥哥陳其開和陳其貴慘遭殺害,母親楊氏被趕出村莊餓死他鄉,全家四口僅剩陳奇一人。

     

    1931年6月,陳奇在羅山縣彭新店,經曹仁山(長征中犧牲)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在土地革命時期, 陳奇歷任紅四軍三十九團戰士、三十六團班長、九軍二十五師師部排長、新兵營長、二十七師營教導員。

    1618478378593203.jpg

    山東沂蒙反掃蕩后干部合影

     

    1934年4月起任二十七師八〇團營長。參加了保衛鄂豫皖根據地、創建及保衛川陜根據地的戰斗,兩萬五千里長征,以及西路軍西征。西路軍失敗后,部隊被打散,陳奇多處負傷。時值嚴冬,冰天雪地,饑寒交迫。陳奇晝伏夜行,尋找部隊。在到老鄉家要飯時被發現,不幸落入敵手。陳奇沉著應對,未暴露其營長身份。與千余彈盡糧絕的西路軍將士被關押在蘭州。之后在解往西安途中經甘肅平涼時逃出,找到劉伯承率領的援西軍,只身歸隊。

     

    1937年7月陳奇在延安抗日軍政大學受訓,任學員。1938年3月任區隊長。同年8月,隨延安赴山東干部大隊去山東敵后根據地。同年11月抵達后,任八路軍山東縱隊四支隊一團副團長。1939年3月整軍,四支隊的三個團整編為三個基干營,一團整編為基干一營,陳奇任營長(教導員陳宏)。

     

    1940年4月四支隊又把三個基干營重新合編為新的四支隊一團,陳奇任副團長(團長吳瑞林、政委李伯秋、參謀長于淞江、政治部主任孟英)。該團是四支隊主力部隊。因其后又編為山縱一旅二團及魯中軍區二團,故又稱“老二團”。一個月后,即1940年5月,四支隊又從該團各營抽出一個連為骨干加上升級的地方武裝組建了四支隊三團,陳奇任三團團長(政委杜西書)。

    1618478448680597.png

    陳奇與戰友合影

     

    1941年7月,四支隊三團改稱蒙南支隊,陳奇任支隊長(政委杜西書)。蒙南支隊受山東縱隊直接指揮,堅持蒙山區斗爭(蒙山,臨沂境內)。1942年1月,蒙南支隊與一旅三團合編,陳奇調回二團。同年7月,陳奇接任魯中軍區二團團長(政委李伯秋)。二團是魯中軍區直屬團,受魯中軍區司令員王建安(1943年起)、政委羅舜初直接領導。同年12月,陳奇兼沂山(第四)軍分區司令員(沂山,臨朐境內)。1943年9月,陳奇任二團團長兼第五(魯山)軍分區司令員(魯山,淄博境內)。1944年9月,任第五軍分區司令員兼二團團長。1945年8月,八路軍山東軍區發起對山東地區日本侵略軍的大反攻,全區部隊編為8個師12個警備旅。陳奇任魯中軍區第一軍分區司令員兼警備第一旅旅長(政委李伯秋、林乎加)。在我軍收復張店等地后又兼任淄博張衛戍司令員。

     

    1946年3月陳奇因重?。ǜ邿岵煌耍╇x開魯中一軍分區司令員兼警一旅旅長之職,住院養病。1947年2月,病情好轉出院。雖然陳奇想回到主力作戰部隊工作,但上級考慮他身體較弱,安排到地方部隊工作。任膠東軍區(司令員許世友、政委林浩)南海軍分區司令員(政委辛少波、副司令員劉林)。1948年2月任新組建的膠東新五師師長(政委闕中一)、1949年3月新五師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十二軍(軍長譚希林、政委彭林、副軍長劉涌)九十五師,陳奇任師長(政委闕中一)。

    1618478503704428.png

    陳奇與戰友合影圖片

     

    長期革命戰爭的艱苦環境中,陳奇九次負傷,致二等傷殘,積勞成疾。陳奇曾告訴王江其病根始于西路軍浴血苦戰、彈盡糧絕、傷病交加、風雪饑寒之時。所以,陳奇在抗日戰爭時期,尤其解放戰爭時期是抱病堅持戰斗在軍事指揮員的崗位上。

     

    1950年初,陳奇奉命率九十五師自青島赴福建,備戰解放臺灣。但在途徑南京時,痼疾急性發作,大量咳血,送醫院搶救治療。遂離職養病。

     

    1952年,評準軍級。1955年,授少將軍銜。1956年4月29日病逝于南京頤和路家中。獲烈士稱號,葬南京雨花臺望江磯(現功德園)。

    1618478615993598.jpg






    国产午夜福利短视频
  • <menu id="souky"></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