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souky"></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的建設 > 黨群活動
    黨史百人百事專欄第十四期——紅軍長征、陳樹湘
    來源:新鄉平原國資綜合部     發布日期:2021-04-13    瀏覽次數:133次

    中國共產黨100周年大事記——紅軍長征

    在粉碎敵人“圍剿”已經沒有可能的情況下,中共中央在1935年5月提出了戰略轉移的設想,并報告了共產國際。共產國際回電,對中央紅軍的戰略轉移持曖昧態度,不說讓走,也不說不讓走。但即使如此,中共中央還是派出了紅七軍團遠征,目的是調動牽制包圍蘇區的敵人,但由于兵力太少而沒有達到目的。隨后,又派紅六軍團撤離湘贛根據地,與賀龍的紅二軍團會合。這樣做有調動敵人的意圖,也有為中央紅軍轉移探路的考量。紅六軍后來和紅二軍團會師,聯合行動。

    1618305459520587.jpg

    紅軍爬雪山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后,中央主力紅軍為擺脫國民黨軍隊的包圍追擊,被迫實行戰略性轉移,退出中央根據地,進行長征。

    長征分為6個階段:

    長征準備階段(1934年7月7日~1934年10月10日)

    長征失利階段(1934年10月10日~1935年1月15日)

    長征轉折階段(1935年1月15日~1935年6月14日)

    堅持北上和南下分裂階段(1935年6月14日~1935年10月19日)

    發展鞏固和南下受挫階段(1935年10月19日~1936年7月1日)

    大會師階段(1936年7月1日~1936年12月12日)各部隊

    第一支是中央紅軍(后改稱紅一方面軍),自1934年10月11日至1935年10月19日,歷時12個月零7天,途經江西、福建、廣東、湖南、廣西、貴州、云南、四川、西康、甘肅、陜西11省級行政區,行程達二萬五千里;

    第二支是紅二十五軍(后編入紅一方面軍),1934年11月16日由河羅山何家沖出發,1935年9月15日到達陜西延川永坪鎮,同陜甘紅軍會師,合編為紅十五軍團,行程近萬里,最早到達陜北的一支紅軍。

    第三支是紅四方面軍,于1935年5月初放棄川陜蘇區,由彰明、中壩、青川、平武等地出發,向岷江地區西進,1936年10月9日到達甘肅會寧,與紅一方面軍會師,行程一萬余里;

    第四支是紅二、紅六軍團(后同紅一方面軍第三十二軍合編為紅二方面軍),于1935年11月19日由湖南桑植劉家坪等地出發,1936年10月22日到達會寧以東的將臺堡,同紅一方面軍會師,行程兩萬余里。

    1618305515905395.jpg

    長征過草地

    中央紅軍同紅四方面軍會師后,中共中央根據全國形勢和當時情況,提出了創建川陜甘蘇區的戰略方針。張國燾卻主張紅軍繼續向青海、新疆或西康(今分屬四川、西藏)等偏遠地區轉移。為統一戰略思想,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935年6月26日在懋功以北的兩河口召開會議,作出《關于一、四方面軍會合后戰略方針的決定》。決定指出:“在一、四方面軍會合后,我們的戰略方針是集中主力向北進攻,在運動中大量消滅敵人,首先取得甘肅南部,以創建川陜甘蘇區根據地,使中國蘇維埃運動放在更鞏固、更廣大的基礎上,以爭取中國西北各省以至全中國的勝利?!睋?,中革軍委制定了奪取松潘的戰役計劃。7月18日,中共中央、中革軍委任命張國燾為紅軍總政治委員。21日,中革軍委決定以紅四方面軍總指揮部為紅軍前敵總指揮部,徐向前兼任總指揮,陳昌浩兼任政治委員。另將中央紅軍第1、第3、第5、第9軍團,依次改為第1、第3、第5、第32軍。但是,張國燾延宕紅四方面軍的行動,使松潘戰役計劃未能實現。8月上旬,中共中央決定恢復紅一方面軍番號,周恩來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為繼續貫徹中共中央的北上方針,中革軍委決定將紅一、紅四方面軍混合編為左、右兩路軍,進取甘肅南部的夏河、洮河流域,爾后向東發展。15日,紅軍總司令朱德、總政治委員張國燾率領由第5、第9、第31、第32、第33軍組成的左路軍,從卓克基地區出發,向阿壩地區開進;21日,紅軍前敵總指揮部率領由第1、第3、第4、第30軍組成的右路軍,從毛兒蓋地區出發,向班佑、巴西地區開進。中共中央、中革軍委隨右路軍行動。右路軍歷盡千辛萬苦,通過人跡罕至、氣候變化無常的茫茫草地,于8月底全部到達班佑地區。左路軍先頭部隊也于8月20日到達阿壩地區,但后續部隊行動遲緩。29~31日,右路軍第30軍和第4軍一部,采取圍點打援戰法,在包座殲滅國民黨軍第49師4800余人,打開了進軍甘南的門戶。

    1618305574220386.jpg

    長征路徑陜北


    紅軍右路軍到達班佑地區后,中共中央一再致電左路軍向右路軍靠攏,以便抓住甘肅南部國民黨軍兵力薄弱的有利時機,共同迅速北進,開創新局面。然而張國燾制造種種借口,拒不執行中共中央的指示,并命令已進到墨洼附近的部隊返回阿壩。接著,張國燾提出紅軍主力南下川康邊的天全、蘆山、道孚、丹巴等地的計劃,并背著中共中央電令陳昌浩率右路軍南下,企圖分裂和危害中共中央。在此情況下,中共中央于9月10日率領紅一方面軍主力第1、第3軍和軍委縱隊先行北上,并發出《中央為執行北上方針告同志書》。12日,紅一方面軍主力到達甘肅省迭部縣的俄界(今高吉村)。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俄界召開擴大會議。會議同意中央關于同張國燾斗爭所采取的步驟及繼續北上的戰略方針,作出《關于張國燾同志的錯誤的決定》。會議還決定,將軍委縱隊和紅一方面軍第1、第3軍,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陜甘支隊,彭德懷任司令員,毛澤東任政治委員。17日,紅軍陜甘支隊奪取天險臘子口,18日乘勢占領哈達鋪,27日進占甘肅南部的榜羅鎮和通渭。在榜羅鎮,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常委會議,根據陜北尚有相當大的蘇區和紅軍等情況,決定率陜甘支隊進至陜北,和當地紅軍一起,保衛和擴大陜甘蘇區。會后,陜甘支隊突破國民黨軍渭河封鎖線,翻越六盤山,于10月19日到達陜甘蘇區的吳起鎮(今吳起縣城)。至此,中共中央及紅一方面軍主力歷時一年、轉戰11個省、行程二萬五千里的長征勝利結束。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吳起鎮召開擴大會議,決定中國共產黨和紅軍今后的戰略任務是建立西北根據地,領導全國的革命斗爭。11月初,陜甘支隊在甘泉附近地區同紅15軍團會師,恢復紅一方面軍番號,彭德懷任司令員,毛澤東任政治委員,轄第1、第15軍團。21~24日,紅一方面軍取得直羅鎮戰役的勝利,殲滅國民黨軍1個師又1個團,徹底粉碎了國民黨軍對陜甘蘇區的第三次“圍剿”。直羅鎮戰役的勝利,為中國共產黨把全國革命的大本營放在西北舉行了奠基禮。

    1618305623603189.jpg

    紅軍過橋圖片


     中共中央率紅一方面軍主力北上后,9月中旬,張國燾命令左路軍和右路軍的第4、第30軍共約8萬人分別從阿壩、包座地區南下。廣大指戰員不顧饑疲與險阻,再過草地,下旬全部集結于黨壩、松崗、馬塘地區。10月5日,張國燾在理番縣卓木碉(今四川省馬爾康縣腳木足)另立黨的“中央”,公然走上了分裂中國共產黨和紅軍的道路。隨左路軍行動的朱德、劉伯承同張國燾的分裂活動進行了堅決斗爭。為打開通往天全、蘆山的道路,8~20日,紅軍南下部隊進行了綏崇丹懋戰役,擊潰川軍6個旅,攻克綏靖、崇化、丹巴、懋功等地。接著,又發起了天(全)蘆(山)名(山)雅(安)邛(崍)大(邑)戰役。24日,翻越終年積雪的夾金山后,分兩路向上述地區發展,至11月12日先后攻占寶興、天全、蘆山,殲滅川軍一部。19日,在名山東北百丈地區同川軍10多個旅激戰7晝夜,雖殲敵1.5萬余人,但自身也傷亡近萬人。紅軍連續作戰,缺少糧、彈,不斷減員而無補充,戰斗力大為削弱,被迫由進攻轉入防御。1936年2月,南下紅軍撤離天全、蘆山、寶興地區,向西轉移。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折多雪山,于3月進入西康省道孚、爐霍、甘孜地區。這時,紅軍南下部隊減至4萬余人。

     1935年9月,國民黨軍130多個團對湘鄂川黔蘇區進行新的“圍剿”。中共湘鄂川黔省委和軍委分會決定,紅軍轉到外線尋求機動,爭取在貴州的石阡、鎮遠、黃平地區創建新蘇區。11月19日,紅2、紅6軍團共1.7萬余人從湖南省桑植縣劉家坪等地出發,退出湘鄂川黔蘇區,開始戰略轉移。向南渡過澧水和沅江后,于11月底進占溆浦、辰溪、新化、藍田地區。爾后轉向西進,1936年1月9日、12日先后占領黔東的江口、石阡地區。由于國民黨軍迅速逼近,紅2、紅6軍團于19日決定,放棄在石阡、江口創建蘇區的計劃,繼續西進。2月2日,渡過烏江上游鴨池河,進占黔西縣城,接著展開于黔西、大定(今大方)、畢節地區,進行群眾工作。27日,在各路國民黨軍迫近的情況下,紅2、紅6軍團再次西進,進入烏蒙山區,同優勢之敵進行了近一個月的山地回旋作戰。突破重圍后,于3月22日進抵云南省宣威縣來賓鋪,28日又南進至貴州省西南部的盤縣、亦資孔地區,并準備在此地創建蘇區。30日,接到紅軍總司令部要紅2、紅6軍團北渡金沙江,同紅四方面軍會師的電令,遂于31日離開盤縣地區,分兩路向西急進。4月25~28日,紅2、紅6軍團分別從云南省西北部麗江的石鼓、巨甸兩地渡過金沙江,向北挺進,接連翻越幾座大雪山,于7月1日到達甘孜地區,同紅四方面軍會師。5日,根據中共中央決定,紅2、紅6軍團和紅32軍共同組成紅二方面軍,賀龍任總指揮,任弼時任政治委員。

    1618305715192064.jpg

    女英雄們


     1936年夏季,中共中央連續致電張國燾,要紅四方面軍在同紅二方面軍會師以后,迅速北上甘南,同紅一方面軍一起創建西北抗日根據地,促進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實現。6月6日,張國燾被迫取消另立的“中央”,并于10日復電中共中央,表示同意北上。但張國燾仍準備向夏河、洮河西北行動,企圖在青海、甘肅、新疆邊遠地區另創一個局面。紅二、紅四方面軍會師后,張國燾繼續進行分裂活動,受到任弼時、賀龍、關向應等的抵制和反對。經任弼時等進行團結工作,紅二、紅四方面軍于7月上旬共同北上。紅四方面軍組成左、中、右3個縱隊,分別從甘孜、爐霍、綏靖出發北進。紅二方面軍分為兩個梯隊,在紅四方面軍左縱隊之后跟進。紅二、紅四方面軍廣大指戰員以驚人的革命毅力,克服重重困難,通過茫茫草地,于8月上旬到達班佑、包座地區。

     中共中央對紅二、紅四方面軍共同北上,表示極大的欣慰和關懷。7月22日,中共中央指示紅二、紅四方面軍,“以迅速出至甘南為有利”,“取得三個方面軍的完全會合,開展西北偉大局面”。27日,中共中央批準成立中共中央西北局,任命張國燾為書記,任弼時為副書記,統一領導紅二、紅四方面軍的北上行動。8月5日,紅二、紅四方面軍先后從包座地區出發繼續北上,通過臘子口,擊潰國民黨軍的攔阻進入甘南,于9月中旬控制了漳縣、洮州、渭源、通渭、成縣、徽縣、兩當、康縣8座縣城及附近廣大地區。這時,紅一方面軍主力由寧夏的豫旺堡地區南下,接應紅二、紅四方面軍北上。9月21日,張國燾違背中共中央關于紅一、紅二、紅四方面軍會師,爾后向寧夏發展的決定,命令紅四方面軍撤離通渭等地西進,擬從蘭州以西之永靖、循化間渡過黃河,單獨向甘西北發展。27日,中共中央電令張國燾率紅四方面軍北上,迅速實現三個方面軍會師。30日,紅四方面軍折返北進,10月9日在會寧同紅一方面軍會師。10月4日,紅二方面軍根據中共中央指示,從兩當、徽縣、成縣、康縣地區開始北移,22日在靜寧以北的將臺堡(今屬寧夏西吉縣)同紅一方面軍會師。至此,長征勝利結束。

    1618305776462421.jpg

    長征勝利

     在長征即將勝利結束前不久的途中。作為紅軍的領導人,毛澤東在經受了無數次考驗后,心中感慨萬千,曙光在前,勝利在望,他心潮澎湃,滿懷豪情地寫下了一首記敘二萬五千里長征這一震驚全球的歷史事件的革命史詩《七律·長征》:

    《七律·長征

    毛澤東

    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閑。

    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軍過后盡開顏。

     

     中國工農紅軍的偉大長征,轉戰14個省,沖破數十萬國民黨軍的圍追堵截,翻越終年積雪的崇山峻嶺,通過人跡罕至的茫茫草地,克服無數艱難險阻,終于完成了戰略轉移的艱巨任務。紅軍長征的勝利,為開展抗日戰爭的新局面創造了重要條件。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一個不記得來路的民族,是沒有出路的民族。不論我們的事業發展到哪一步,不論我們取得了多大成就,我們都要大力弘揚偉大長征精神,在新的長征路上繼續奮勇前進。長征的路程充滿了血與淚,而其中蘊含長征精神是紅色精神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更是人類共同的寶貴的精神財富,在現在,也仍有許多地方值得我們學習發揚,并付諸在現實生活中。

     

     紅軍長征到底有多艱苦?

     一、軍服緊缺,單衣過冬。剛出發時干凈的軍服,在經歷過硝煙和戰爭之后,早就破的不成樣子了。戰士們受傷了,血浸染了軍服,洗不干凈了,部分人的軍服也是縫縫補補,走到后來,軍服已經爛的無法再添補丁了,又沒有新的軍服,大家就都不穿軍服了,就連賀龍也都是身著便服,而且沒得換。冬天的時候也有棉服,但是大家都不舍得給自己穿,因為傷員很多,戰士們自發的把棉服讓給了生著病的戰友,很多人都是單衣過冬,山林里溫度奇低,戰士們只能抱團取暖。

     二、沒水洗澡,席地而睡。紅二方面有后勤保衛處,也有負責生活做飯的炊事班,這些部門是管戰士們生活的,洗臉、洗澡都管??墒菓鹗總兲嗔?,熱水燒不過來,因此,洗澡都是輪流著安排的,長征之初是初秋,后來由秋過渡到冬,天氣雖然冷,但是走一天后出汗是在所難免的,在不能洗澡的時候,戰士們身上總是有一股汗味,而最致命的是虱子,戰士們身上頭上的虱子讓他們癢的難受。為了行軍更為順暢,有些人想到了洗“旱澡”,就是不用水,生起一堆火,用手搓身上,然后手動除虱子。洗完澡就要睡了,如果是住在村莊里,高級將領們住在地主家的土堡里,戰士們住在普通農戶家,住不下的,住在樹下。墻邊搭的帳篷或者席地而睡。

     三、步步為營,基本靠腿。普通戰士走路、整個長征過程基本上都是靠腿走過來的。


    100位共產黨人的故事——陳樹湘

    1618305909146928.jpg

    陳樹湘(1905年1月30日-1934年12月18日 [1]  ),湖南長沙縣人,中國共產黨員,曾任中國工農紅軍師長,革命烈士。

     

    1905年1月30日出生。在毛澤東、何叔衡等影響下,投身革命

     

    1919年,參加新民學會發動的長沙反日愛國運動。

     

    1921年,與在長沙清水塘從事黨的秘密工作的毛澤東結識,受到馬克思主義的啟蒙教育。


    1922年秋,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

     

    1927年,參加北伐軍葉挺部,歷任班長、警衛團排長。同年9月隨部參加毛澤東領導的湘贛邊界秋收起義,不久加入中國共產黨。后上井岡山,歷任紅4軍第31團連長、第3縱隊大隊長。參加了井岡山和贛南閩西地區的游擊戰爭。

     

    1930年6月,陳樹湘任紅1軍團總指揮部特務隊隊長,8月任紅一方面軍司令部特務隊隊長,負責對毛澤東、朱德等領導人的警衛工作。

     

    1931年后,歷任紅12軍團長、紅19軍第56師師長、紅5軍團第34師第101團團長、第34師師長,率部參加了中央蘇區歷次反“圍剿”作戰。在創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和中央蘇區的斗爭中,陳樹湘身經百戰,屢建奇功,逐步成長為紅軍的一位優秀指揮員。

    1618305865217611.jpg

    負傷的陳樹湘

     

    1934年10月,陳樹湘率部參加中央紅軍長征,擔任全軍總后衛,同國民黨追兵頻繁作戰,掩護紅軍主力和中共中央、中革軍委機關連續突破國民黨軍第一至第三道封鎖線。11月下旬,在慘烈的湘江之戰中,陳樹湘率領全師與十幾倍于自己的敵人殊死激戰四天五夜,付出重大犧牲,全師由6000余人銳減至不足1000人。12月1日,中央紅軍主力和中共中央、中革軍委機關渡過湘江。完成掩護中央紅軍主力渡過湘江后,陳樹湘指揮紅34師數次強渡湘江,都先后失利,陷入敵人的重圍。面對嚴峻形勢,陳樹湘執行退回湘南地區、堅持游擊戰爭的命令,率部突圍。在激烈戰斗中,陳樹湘腹部中彈,身受重傷。他用皮帶壓住傷口,躺在擔架上繼續指揮戰斗,終于突出重圍。部隊到達道縣泗馬橋時,遇到國民黨地方保安團的截擊。危急時刻,陳樹湘命令大部隊突圍,自己和兩名警衛員留下掩護。經過激戰,大部突出重圍,陳樹湘不幸被俘。

     

    1934年12月18日,在敵人押送前往長沙的途中,陳樹湘趁敵不備,忍著劇痛,從傷口處掏出腸子,用力絞斷,壯烈犧牲,時年29歲。





    国产午夜福利短视频
  • <menu id="souky"></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