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souky"></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的建設 > 黨群活動
    黨史百人百事專欄第十二期——古田會議、周子昆
    來源:新鄉平原國資綜合部     發布日期:2021-04-06    瀏覽次數:152次

    中國共產黨100周年大事記——古田會議

    古田會議,是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在1929年12月28日至29日在福建省上杭縣古田村召開的第九次黨的代表大會。即紅軍第四軍第九次黨代表大會

    1617701089893363.jpg

    古田會議會址


     1928年4月,毛澤東率領的工農革命軍與朱德、陳毅率領的湘南起義部隊在井岡山勝利會師,合編為工農革命軍第四軍,5月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簡稱紅四軍,朱德任軍長,毛澤東任黨代表,陳毅任政治部主任。11月,紅四軍前敵委員會成立,毛澤東任書記。隨后,紅四軍在朱德、毛澤東、陳毅等領導下,打破了敵人對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多次圍攻,并于1929年1月起向贛南、閩西進軍,開創了贛南、閩西革命根據地,奠定了后來的中央革命根據地的基礎。

     隨著形勢的發展和革命隊伍的擴大,紅四軍及其黨組織內加入了大量農民和其他小資產階級出身的同志,加上環境險惡,戰斗頻繁,生活艱苦,部隊得不到及時教育和整訓。因此,極端民主化、重軍事輕政治、不重視建立鞏固的根據地、流寇思想和軍閥主義等非無產階級思想在紅四軍內滋長嚴重。作為紅四軍黨的前委書記的毛澤東曾力圖糾正這些錯誤的思想傾向。但是,由于當時的歷史條件,紅四軍黨內特別是領導層內在創建根據地、在紅軍中實行民主集中等原則問題上存在著認識上的分歧和爭論。因而,毛澤東的正確主張沒有能夠為紅四軍領導層的大多數同志所接受。

    1617701147383557.jpg

    湘南起義圖片


     1929年8月下旬,陳毅抵達上海,向黨中央如實匯報了紅四軍的工作。中央政治局專門召開會議,聽取了陳毅關于紅四軍全部情況的詳細匯報,決定由周恩來、李立三、陳毅3人組成專門委員會,深入研究討論紅四軍的問題。經過一個月的討論,形成了陳毅起草、周恩來審定的《中共中央給紅四軍前委的指示信》,即著名的“九月來信”?!熬旁聛硇拧笨隙思t四軍建立以來所取得的成績和經驗,要求紅四軍前委和全體干部戰士維護朱德、毛澤東的領導,明確指出毛澤東“應仍為前委書記”。

    1929年11月26日,朱德、陳毅率領紅四軍在福建長汀迎接正在養病的毛澤東。這時,中央的“九月來信”已經為紅軍“政治建軍”指明了方向。紅四軍前委擴大會議決定:部隊移師新泉,開展政治整頓和軍事訓練,為召開紅四軍九大作準備。

    按照前委分工,毛澤東、陳毅負責政治整頓,朱德負責軍事訓練。此次整訓始終圍繞一個目標:黨管軍隊,努力鍛造政治更加合格、紀律更加嚴明、作風更加文明的紅四軍。

    政治整頓旨在明確中央要求的紅軍主要任務,自覺克服非無產階級思想,糾正舊軍閥作風。這主要進行了三方面工作:首先是召開地方群眾、基層士兵和連長以上干部等各種調查會,鼓勵大家談出紅軍中存在的問題和解決的方法及建議。其次是開展思想教育活動。根據中央“九月來信”指示,對半年來已經暴露的各種錯誤傾向和中央指出的各種非無產階級思想,在部隊內部展開討論,初步明辨是非,為統一思想認識打好基礎。第三,加強組織紀律教育。

    1617701193912915.jpg

    “九月來信”


     軍事訓練旨在根據中央“九月來信”要求,加強官兵軍事素質和提高戰斗力。主要工作:一是舉辦基層軍事干部訓練班,在全軍開展軍事技術、戰術訓練;二是加強紅軍的制度建設,制定紅軍的若干條例、條令等法規,使其逐步健全起來;三是朱德講授組織編寫的《新游擊戰術》,提高指戰員的軍事知識和戰術意識;四是培訓地方武裝干部,上軍事課,為發展地方武裝和鞏固地方政權打基礎。

     新泉整訓是紅四軍黨的第九次代表大會也就是古田會議的重要籌備階段,為古田會議的召開創造了條件,也為起草九大決議做了重要的思想準備和文字準備。

     1929年12月下旬,中國共產黨紅軍第四軍第九次代表大會(即古田會議)在福建上杭縣古田召開。大會由陳毅主持。會上,毛澤東根據中央來信的精神和紅四軍具體情況作政治報告,朱德作軍事報告,陳毅傳達中央批示信并作反對槍斃逃兵的報告。

     會議認真總結了紅軍創建以來黨在同各種錯誤思想、錯誤傾向作斗爭的過程中積累起來的豐富經驗,統一了思想認識,一致通過了多種決議案,其中最重要的是關于糾正黨內錯誤思想的決議。這些決議案系統地解決了建黨建軍的一系列根本問題。

     在軍隊建設方面,決議案明確規定了紅軍的性質,指出“中國的紅軍是一個執行革命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這個軍隊必須是服從于無產階級思想領導,服務于人民革命斗爭和根據地建設的工具。這個規定,從根本上劃清了新型人民軍隊同一切舊式軍隊的界限。從這個基本觀點出發,決議案闡明了軍隊同黨的關系,指出軍隊必須絕對服從黨的領導,必須全心全意地為著黨的綱領、路線和政策而奮斗,批評了那種認為軍事和政治是對立的,軍事不要服從政治,或者以軍事來指揮政治的單純軍事觀點。

    在黨的建設方面,決議案著重地強調加強黨的思想建設的重要性,并從紅四軍黨組織的實際出發,全面地指出黨內各種非無產階級思想的表現、來源及其糾正的辦法。決議案在著重強調黨的思想建設的同時,又指出必須加強黨的組織建設,必須堅持民主集中制,反對極端民主化、非組織觀點等錯誤傾向;并且提出了注意提高黨員質量,加強各級黨組織的工作等要求。

    古田會議決議案的中心思想是要用無產階級思想進行軍隊和黨的建設。古田會議根據中共中央批示,選舉產生了新的中共紅四軍前敵委員會,毛澤東當選為書記。

    1617701275363434.jpg

    毛澤東講話圖片


     古田會議總結了紅四軍成立以來軍隊建設方面的經驗教訓,確立了人民軍隊建設的基本原則,宣示“中國的紅軍是一個執行革命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重申了黨對紅軍實行絕對領導的原則,反對以任何借口削弱黨對紅軍的領導,必須使黨成為軍隊中的堅強領導和團結核心。

     把黨建設成為無產階級先鋒隊,把軍隊建設成為無產階級領導的新型人民軍隊,這是事關黨的事業興衰成敗的根本性問題,在古田會議決議中得以明確,古田會議決議因此成為我黨我軍建設的偉大綱領及重要里程碑。

     為什么叫古田會議?

     因會議在福建省上杭縣古田村召開,史稱“古田會議”。

     古田會議主要解決了什么問題?

     解決了在農村進行戰爭的環境中如何將以農民為主要成分的軍隊建設成為無產階級新型人民軍隊這個根本性問題,確立了人民軍隊建設的根本原則和制度。


    100位中國共產黨人的故事——周子昆

    1617701420171996.jpg


    周子昆(1901-1941),原名周維寬,字仲和。廣西桂林市人。

    1901年出生于廣西桂林一個中學教員家庭。早年曾參加五四運動。

    1919年在廣西甲種工業學校畢業后,入桂軍劉震寰部當號兵,后任上士、事務長、排長。

    1925年6月投身革命,入孫中山的建國陸海軍大元帥府鐵甲車隊,任班長。

    1925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1月任葉挺獨立團2營4連排長。

    1926年隨軍北伐,參加了汀泗橋、賀勝橋和攻克武昌等戰役,曾任連長、第4軍軍官教導大隊大隊長、營長。

    1927年8月,周子昆參加南昌起義。起義軍南下廣東失敗后,隨朱德、陳毅等轉戰閩贛粵湘邊界。

    1928年初參加湘南起義,任工農革命軍第1師28團1營營長。4月到井岡山。后歷任紅4軍教導隊副隊長、紅6軍第2支隊支隊長,紅1軍團第3軍參謀長、軍長,紅5軍團參謀長、江西軍區參謀長、福建軍區總指揮、獨立22師師長等職。參加了中央蘇區歷次反“圍剿”和贛州、南雄水口等重要戰役。在中央蘇區期間,周子昆工作頻繁變動,幾上幾下,但他一切聽從黨的安排,體現了共產黨員的組織性和忠誠于革命事業的高貴品德。

    1617701467477233.jpg

    紅軍圖片


    1934年4月,周子昆臨危受命,調任粵贛軍區獨立二十二師師長。他和師政委方強等認真總結部隊作戰失利的教訓,指出:敵強我弱,“叫化子豈能和龍王爺比寶”,決不能跟敵人死打硬拼。他按照毛澤東的人民戰爭戰略戰術,采取“零敲牛皮糖”的打法,組織精干部隊,抓準戰機,向敵軍的側翼突然出擊,快打快撤,干凈利落地吃掉了敵人五六支前伸的部隊。接著,親率師主力五個營夜襲周田,殲滅敵正規軍一個營和大批地方武裝,初步扭轉了贛南戰事的被動局面。

    1934年10月上旬,紅一方面軍開始長征,二十二師編入紅九軍團,擔任中共中央軍委縱隊的左翼掩護任務。中旬,紅軍進入粵贛邊界國民黨軍的第一道封鎖線,遭到敵軍的截擊。周子昆奉命率六十四團迎戰,連續打退敵人的多次沖鋒,使敵軍難越雷池一步。軍團長羅炳輝、政委蔡樹藩贊揚說:“二十二師完成任務很好,特別是六十四團打得勇敢,打得堅決,保證了中央、軍委縱隊的安全?!?935年6月,紅一方面軍在四川懋功地區和紅四方面軍會師后,任紅四方面軍紅軍大學上級指揮科科長、紅軍總司令部第1局局長。

    1934年11月底,紅一方面軍抵達桂北,蔣介石調集25個師進行圍追堵截,妄圖把紅軍殲滅于湘江以東地區。為突破敵人的最后一道封鎖線,紅軍與敵軍展開血戰。紅九軍團掩護中央縱隊渡過湘江后,敵人的五路追剿軍蜂擁而至,二十二師左沖右突,傷亡慘重。周子昆負傷后,率余部突出重圍,追上了主力?!?/span>太上皇”李德為推卸責任,竟拿周子昆開刀,斥責他“臨陣脫逃”,命令警衛班把他捆起來,送軍事法庭處置。毛澤東得知自己的愛將面臨噩運,便出面干預:“把周子昆交給我處理好了?!北惚W×酥茏永?。毛澤東的“處理”是將周子昆送往附屬醫院,叮囑他沉著氣,養好傷,日后再“執掌兵符”。遵義會議后不久,周子昆復出,任紅五軍團副參謀長。他沒有辜負毛澤東的期望,在二占遵義、四渡赤水、搶渡金沙江等戰役中,積極協助軍團首長指揮部隊完成作戰任務。

    1617701509463462.jpg

    紅一軍團圖片


    1935年6月,紅一方面軍在四川懋功地區和紅四方面軍會師后,部隊進行整編,周子昆先后擔任紅軍大學高級指揮科科長、紅軍總司令部一局(作戰局)局長,隨以紅四方面軍為主的左路軍行動。時任紅軍總政委的張國燾頑固對抗黨中央的正確方針,反對紅軍北上西北地區建立抗日根據地,并妄圖分裂黨、分裂紅軍。9月中旬,張國燾在阿壩召開會議,公開攻擊北上方針是“機會主義的逃跑路線”,堅持其全軍南下的錯誤主張,并迫令紅一方面軍的干部表態。周子昆堅定地說:“北上的方針是正確的,北上才有勝利的希望,南下肯定沒有出路。即使戰死、凍死、餓死,也要死在北上的路上?!庇捎趶垏鵂c的錯誤主張,周子昆隨紅四方面軍三次過草地。他在10年的征戰中曾三次負傷,當時又患肺結核病,身體羸弱。他以頑強的毅力,帶領部隊戰勝種種困難,一次次走出連鳥獸也難以穿越的草地。

    1936年9月中旬,中共西北局在甘肅岷州舉行會議。會議否決了張國燾的西進主張,決定紅四方面軍繼續北上和紅一方面軍會合。會后,張國燾公然推翻這一決議,堅持部隊渡過黃河西進。周子昆和朱德總司令等堅持執行黨中央的北上方針,并耐心地對紅四方面軍的干部做說服工作。朱德于9月22日給中共中央的電報中說:“西北局決議通過之靜[寧]會[寧]戰役計劃,正在執行,現有發生少數同志不同意見,擬根本推翻這一原案。子昆、朱德是堅決遵守這一原案。如將此原案推翻,不能負此責任?!庇捎谥斓?、周子昆等和四方面軍廣大指戰員的抵制,張國燾被迫同意北上。10月上旬,紅一、二、四方面軍在甘肅會寧、靜寧地區勝利會師,三大主力紅軍匯成一股無堅不摧的鐵流。從此,中國革命不斷地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

    1937年初入中國抗日軍事政治大學學習,兼任隊長。

    1937年12月,周子昆任新四軍副參謀長、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新四軍分會委員,協助葉挺、項英組建新四軍,并參與組織部隊向蘇南、皖中、皖東敵后挺進,建立抗日根據地,開展游擊戰爭。

    1938年8月兼任新四軍教導總隊總隊長。他治軍嚴格,重視司令部建設與部隊的教育和訓練,親自編寫教材和授課,對提高部隊戰斗力做出了貢獻。

    1941年1月13日下午,國民黨軍第40師向東流發動第三次總攻,新四軍5團和特務團的陣地相繼失守,設在石井大院的軍指揮所被沖散。從東流山后撤的余部,一齊擁向石井坑,原來的建制已經打亂,無法實行統一的指揮,陷于一片混亂之中。

    1941年1月13日晚上,葉挺軍長下令,要求大家想辦法突圍出去,三、五個人一起都行。他親自率領大家翻過一座大山,向大京王方向退卻。經過一夜,于第二天拂曉到達大康王,出坑口處已被國民黨軍108師堵擊,封鎖了新四軍出路。軍部領導人為了擺脫困境,保存力量,決定由葉挺軍長出面,下山去同國民黨軍第32集團軍總司令上官云相談判。1941年14日下午4時,葉挺在鹿角山以西山沖中,被國民黨軍52師扣押。葉挺被扣后,上官云相隨即給所屬部隊下達了分區清剿新四軍余部的命令,要求“各部細密打掃戰場,須注意遺棄械彈及化裝潛匿之匪軍要員,勿使得逃?!边B續幾天,國民黨軍的搜查圍剿是很細的。

    1617701560890534.jpg

    右二周子昆


    新四軍的余部三三兩兩地分散隱蔽在各山村和叢林中,軍部的一些領導人也都已失散。項英同警衛人員李德和、鄭德勝、夏冬青等五六人在一起。周子昆同警衛員黃誠在一起。軍部作戰科長李志高、偵察科長謝忠良同張益平、王本元等四五人在一起。幾天過后,項英等同李志高、謝忠良以及劉厚總等先后相遇。又過了幾天,項英一行十多人,又與周子昆、黃誠等相遇。項、周見面時,兩人的心情都非常激動,面對新四軍遭到的慘重損失,一邊講一邊都哭了。項英說:“部隊受到這么大的損失,責任在我。突圍出去回到中央后,我要作檢討?!?/span>

    項、周會面后,在石井坑的一個小茅棚里住了幾天,準備同地方黨取得聯系。隨后,又向激坑方向轉移。在激坑,又零散地遇到了一些指戰員,其中有軍部代理協理員楊漢林、5團3營營長陳仁洪、副營長(教導員)馬長炎、軍部參謀劉查、老一團的營長李元、營教導員敖箔勝等。他們都是在事變中由當地群眾掩護下來的。這些同志和當地群眾、地方黨的同志都有了聯系。他們零零散散地遇到的新四軍指戰員,一共有好幾十人,因此建立了臨時黨支部,由楊漢林任支部書記。由于和群眾及地方黨有了聯系,突圍去江北的計劃,也有了一些眉目。

    1941年2月底至3月初,他們又轉移到了撅坑的石牛塢村的一個山洞里。這個山洞在蜜蜂桶附近,位處半山腰,地勢險要,又較隱蔽。人要進洞,一定得沿著山腰攀住凸起的石頭或枝丫才能上去。洞很小,只能容納四五個人。當時安排項英、周子昆住在這個洞里。在這個洞里的,還有黃誠、劉厚總等人。在這個洞下面約200米處,搭了一個茅棚,謝忠良、李德和、張益乎、鄭德勝等住在這里擔任警衛。項英、周子昆在這個山洞里大約隱蔽了十天、半個月時間。

    1617701610515429.jpg

    石井坑圖片

    1941年3月13日,在上面山洞里的,除了項英、周子昆外,還有副官劉厚總,警衛員夏冬青、黃誠。這天白天,周子昆叫黃誠到山頭上去瞭望、守衛,傍晚回到洞里。夏冬青到下面茅棚弄水洗澡,因下雨雪,被阻在山下。

    1941年3月13日,李志高帶了一些人去偵察情況,購買糧食。還決定第二天(即3月14日)清早由劉厚總、李德和兩人下山去找旌、徑、太縣委書記洪林聯系突圍過江的事。

    山洞里的地勢外高內低,里面石壁上不斷有水滴下來,地很潮濕,靠洞口則較干燥。黃誠挨著石壁先睡下,過了一會兒,項、周以及劉厚總也都睡下。四個人睡的位置,從里到外,依次是:黃誠、周子昆、項英、劉厚總。

    深夜2、3點鐘(即3月14日凌晨),黃誠睡得正熟,突然被幾聲沉悶的槍聲驚醒。他當時是左側身睡的,一支快慢機枕在頭下。聽到槍聲后,便伸手去摸快慢機,突然一道電筒光射在他臉上,他的右臂挨了一搶,緊接著又是一槍,只覺得頭“轟”的一下就昏過去了。這一槍打在脖子上部腦殼下,子彈自右至左穿孔。劉厚總以為把三個人都打死了,抄走了他們的武器和經費,急急忙忙下山去了。

    1941年3月13日,周子昆在涇縣茂林蜜蜂洞被叛徒殺害,時年40歲。

    后來,朱德在回憶這段歷史時說:“周子昆原則性強,剛柔并濟,有勇有謀,是個難得的將才?!?/span>

    1955年6月,遺骸移葬于南京雨花臺革命烈士陵園。

     







    国产午夜福利短视频
  • <menu id="souky"></menu>